“破圈”与重构,《我是唱作人》与音乐的“三个和解”

2019-04-25


刘欢在《歌手》里说过的一句话:没有任何一种音乐是因为被更少的人听到而更有价值。但在“物以稀为贵”法则下,音乐圈的鄙视链,一直存在。

 

在首期《开饭啦,唱作人》中,八位代表着不同华语音乐风格的唱作人在闲聊中,对这样的鄙视链感同身受:古典看不起爵士,爵士看不起摇滚,摇滚看不起流行,流行看不起说唱,说唱看不起抖音。有的歌手处在鄙视链的上游,有的歌手站在下游,“高级”与“不高级”两个标签,自动把音乐圈划成了楚河汉界,壁垒森严、阶层分明。

 

正因为此,去标签化的打破圈层一直是乐坛一个遥不可及的理想,很多人在不断尝试却总是处处碰壁,好作品越来越难“破圈”。



推动音乐多元化创作的爱奇艺,这次借《我是唱作人》努力撕开一个裂口。囊括全了各大类型音乐人和音乐风格,没有高低之分,自成一派,各有所爱。在创作和展示的过程中,各个圈层的音乐在交流、审视,同时也让大众乐迷了解音乐创作中的不同流派、风格、个性和技巧表达。

 

总导演车澈开播前接受采访时就表示:希望在这个节目里,能达成“三个和解”。和解的过程正是包容并蓄、打破壁垒、求同存异的过程。以此解构并重塑华语音乐生态的《我是唱作人》,思路精巧、野心颇大。



音乐人的和解 以对抗求同存异

《我是唱作人》录制第一期结束之后,官方放出了“开饭啦,唱作人”这个巨型花絮,在延伸节目中,总导演车澈坐镇,午饭一桌,原本四散的唱作人,熟不熟的,迅速因为一桌热饭熟稔。在话题上,他们找到了可以聊下去的东西。 


于是,王源,热狗,梁博等等,除去毛不易减肥缺席,这群人在饭桌上直面蔬食餐饭,半根吉他弦都没捻,却把音乐聊得风生水起。

 

聊天过程中,王源说出了自己一直以来的心声,可能很多人都觉得他已经够红,但是他自己本身热爱的却是音乐,相比于喜欢他而言,他更希望大家喜欢的是他的作品。



同样身为音乐人,梁博对王源的这一番话也是颇有感触,作为过来人,他开导王源:作为偶像最重要的还是独立,如果独立的话大家会从心里边尊重你的人格。


在车澈眼中,音乐人和音乐人的和解是《我是唱作人》“破圈”的第一维度,当然,生活中的和解就像饭桌上的坦诚一样,充满温情,具体到舞台上,真正的和解是让音乐人在对抗中看到对方的实力和闪光点,试着了解彼此的类型,心存敬畏、求同存异。


(《我是唱作人》总导演车澈、总监制陈伟)


于是,在《我是唱作人》首期节目里观众看到了这样的开场:


当主持人producer c注视场内,等候第一位唱作人登场试唱demo时,所有唱作人都坐立不安,就赛制来说,《我是唱作人》残酷性远超类似音乐节目,它的出场顺序是按照各位唱作人棚内各自演唱demo,然后互相投票得到的结果,而最终排名则是通过两两pk决定的。

 

而作为一首歌的原始状态,demo很难展现完整的表演效果,它会将创作者的优缺点一并放大,当众试唱无异于交出自己的底牌。


两方面的压力让唱作人面面相觑,谁都不想第一个站起来,几分钟的低压之后,“初生牛犊不怕虎”的王源站了起来,其他人则长舒了一口气。



每首demo唱完,其他唱作人互相点评,看惯了其他音乐节目其乐融融的互捧,《我是唱作人》的点评过于真实残酷,汪苏泷在唱小样的时候看歌词的行为,曾轶可直接说:“我自己写的东西我一般都会记得。”曾轶可演唱期间,高进则耿直表示:“听不太懂”,王源评价说:“要不就天堂,要不就地狱”。

 

这种交锋,并非节目组刻意去制造戏剧冲突,而是另有深意。


在车澈看来,每个唱作人,在经历了竞技、晋级,淘汰之后,可能依然不喜欢对方做的音乐,但通过这个节目,大家至少看到彼此对于音乐的认真和敬畏。“试着了解彼此的类型,即使最终还是不喜欢,但尊重彼此的音乐态度,并可以学到很多对自己今后创作有益的东西。”


这其实就是车澈心目中真正意义上的“唱作人之间的和解”,每个人对音乐的看法和追求不一样,对音乐的审美也不一样,但是风格迥异的唱作方式才会迸发出火花。只有如此,不同音乐圈之间的壁垒才能被打开缺口,尊重和交流才能慢慢去打破坚硬的鄙视链条。



与自己和解 跳出创作的舒适区

在唱作人之间和解的基础上,《我是唱作人》的最大篇幅放在了唱作人与自己和解上。节目最核心的创新是唱作人竞演代替导师选择。八位唱作人身上分别代表着华语音乐遇到的不同问题,在“剧情式真人秀”的基础上,竞演的高压激发出唱作人们更真实的反映。


音乐这个行业是残酷的,才华可能被掩盖,风格可能被质疑,但个性不等于傲慢,每个唱作人一路走来,随着年龄的增长、环境的变化以及对音乐理解的深入,都在不断修正着自己的创作思路,这是音乐的进阶,也是与自己的和解。

 

与此同时,《我是唱作人》评审团也有很强的,求新求变,求高级感的整体评价标准与导向,他们要求唱作人跳出自己的舒适区,必须表现得让人眼前一亮。与自己和解的过程,观众可以切实看到每个人的成长和变化。



当然,和解,不等于屈服,它是成长乃至挫折磨砺后,对音乐的升华和提纯。


第二期节目中,曾轶可带来了一首《流言》,在国内观众常听的音乐里,类似的作品还比较少,曾的音乐触觉十分细腻,看似柔和,却内藏锋芒,态度鲜明。正因为此,曾轶可以往的作品毁誉参半,爱她之人与恨她之人都旗帜鲜明,她正是活在流言和偏见中受到伤害的那一个人。

 

虽然依然在坚守自己的风格,但这次《流言》的旋律性比较强,更易于被听众捕捉和感知,结合比较高级前卫的编曲,是一首比较能走入主流的好作品。另外,在编排上《流言》降低了歌手演绎的难度,曾轶可一向被争议的唱功问题,在这次表演里并没有凸显出来,整体分值很高。



“音乐洁癖”梁博,则一直认为不唱原创就没有意思。以往低调到极点,7年只发2张专辑的梁博,流量综艺一概不谈。这次为了比赛,梁博自带“顶配乐队”,在第一期演出了长达7分钟的《表态》,这种和解与其说是对市场和流量的妥协,不如说是梁博沉寂多年后,希望借此来证明自己对音乐的思考和积累,同时让它们接受观众的检验。

 

《表态》这首作品基本上集梁博过去之大成,它的编曲延续了过去梁博的风格,但旋律上又像《男孩》一样更面向大众,旋律节奏上的过渡也比以往更流畅。审视梁博过去的作品,佳作固然很多,但部分作品旋律过于慢热,要到高潮部分才开始动听,甚至有时候,主歌和副歌曲子给人一种割裂感。

 

但两期节目下来,他的编曲越来越成熟,事实上,越是这种抒情摇滚,越考验创作功力和音乐本身的厚度,梁博在音乐领域的探索,从各种乐器的应用,不同曲风的尝试,到歌词、节奏,让人看到了一个真正音乐人的专业素养。



可以看出,节目中所有的唱作人们都带着明确诉求,每个人都希望进步,都有改变的欲望,都迫切需要表达的出口。

 

此外,节目的赛制也在倒逼选手进步。车澈透露,每位唱作人每一周都要拿出全新的原创作品较量。因为赛制压力或对作品的不满意,有唱作人把自己提前准备好的原创歌曲全部毁掉,在赛前三天重新写。


与观众和解 破除偏见回归音乐本身逻辑

在前两个纬度和解的基础上,通过自己的努力和进阶,每个唱作人都在如实呈现自己的创作历程,而观众在这个过程中,也能抛开偏见,真正听过每位创作者的音乐再做评判。

 

在《开饭啦,唱作人》,梁博表示“抛开成见”这几个字是每个人都应该说的,每个人在各自的领域中都有着各自的精彩,任何人都不应该带着偏见,这句话本来是梁博开导王源的,但推而广之,这样的法则同样适用于观众对一名音乐人的评判。



上一篇: 爱奇艺董轩羽:综艺原创力+社交化营销 助品牌快速打动年轻人 下一篇: 爱奇艺《我是唱作人》掀起原创音乐热 被媒体评价“拓宽原创音乐传播渠道